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一琨 的博客

资深媒体评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的眼睛为何枯涩   

2009-06-19 17:2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旧文,为一家报纸写的,写完以后就触怒了报纸的社长。因此专栏终止了。

“我们内部的管理体制必须从根本上加以改革。”他说道,“但这却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难的事情。因为它牵涉到要彻底改变甚至推翻现在体制的某些方面。而这个体制已经存在了许多个世纪,诸多因素盘根错节地紧紧交织在一起。就民意支持的状况而论,我感到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给我们时间再加上机遇,我们无论如何都能够实现改革的大部分目标。”    
“最需要改革的是什么呢?”记者问道。  
“我们的财政制度、货币流通体系以及法律结构。”他答道。
这是《纽约时报》记者的一段采访。被采访者是谁?
你也许不会想到,他是袁世凯,采访则发生在一百多年前。他被历史教科书简单勾画成卖国贼,事实上我们根据历史学家的严肃考据知道,出卖维新派并不是他所谋划,卖国的二十一条他也基本没有接受,甚至饱受诟病的称帝也是因为宪政中道崩徂,他充满悲观失望所致。从大体上看,袁世凯还算是个杰出的改革人物。
这里不是要为袁世凯翻案。但是我们看到他的言论如果放在今天,放在我们今日的媒体上,也毫不逊色,一百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他的思想蒙上尘垢。
整整一百年后,我们(媒体、意见领袖)对中国改革的观察和袁世凯别无二致:改革的最大难关是变革体制,改革需要时间。也许我们和袁世凯面临着相类似的大局,但是我们的观察和思考却全然没有显现出一百年应有的厚度。一百年前,三十年前,中国改革起步的时候,这些言论还曾振聋发聩;3年前,由国企转制的讨论引发为改革方向争论时,人们还曾投入关注,今天这样的言论已让人味同嚼蜡。
12月的北京,各种媒体的年会让人应接不暇,而你会发现人们的言论比之去年、前年没有多大的不同。
比如一本财经刊物在举办完盛大的年会之后发表评论,认为未来的改革突破口在服务业,这样的结论我赞同,就如同我赞同袁世凯对改革的看法一样。只是这样的说法多少年前就有,没有更多新意和锐利之处。如果袁世凯对改革的看法还属开风气之先,那么我们现在的种种观察和思考却显得乏力和苍白。
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感受。到了年底,一家南方的媒体照例要对2008年的评论作品进行评选,尽管2008年我们命运多舛,经历不凡,但是几位参加评选的同行都对我说,实在没有什么记得住的作品。
每天,全中国的媒体都要产生各类的评论观察类的文章,第二天,它们又在信息的海洋中湮灭无声。我们正处在一个何等的时代,但是我们观察的眼睛却愈加干涩。
观察世界并不是要故作惊人之语,真理也需要不断重复。但是当我们面对未来更大的挑战,尤其是要经历经济危机的寒潮时,我们的观察却越来越生硬、易碎,发出的声音正在和大众逐渐疏离。
在我看来,现在看到的种种评论观察文章,真正缺少的是传扬真理时的火热和耐心的劲头。很多文章显得混乱、匆忙、武断,结论往往是呼招式、口号式的。行文的逻辑通常是,只要改革体制了,问题就解决了;如果市场化了,就能改变现状等等。似乎社会中存在的情感迷茫、生活艰辛,唯一的良药就是改革、市场化。
但就像我之前提到的,中国最著名的改革派吴敬琏在几年前已经走到了逻辑的尽头:改革需要限制政府权力,政府仍是改革的主体,也是被改革的主要对象,一个人如何能自缚手脚?
更为重要的问题是,我们头脑中想象的国家和社会的复兴,决不只是经济制度、政治制度的变革,就如同西欧北美的宪政道路,乃是整个个人、家庭、教会、社区秩序的重构,在此基础上扩展出了宪政秩序,而绝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一蹴而就。
当我们传扬真理的时候,那个真理有些底气不足,而我们还自以为是真理的代言者,结果就是我们传扬的内容距离人心越来越远。
我们不能把责任都归为言论空间不足,媒体价值观的缺失、模糊、摇摆是根本原因。在这一点上,诞生于1843年的《经济学家》杂志需要我们认真学习。它的创始人詹姆斯?威尔逊在发刊词中说,“我们的眼光不仅仅在于议会中通过的各种法案的效力,甚至也不在于好善乐施者的努力,尽管值得称颂,我们关注的是如何治愈这个国家的大麻风病,我们主要关心的是民众状况的改善。”
接下来,我们将分享这份杂志是如何走入人心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